当前位置:笔趣阁 > 归一 > 第五百五十四章 疯狗

第五百五十四章 疯狗

穷奇此时已经怒火攻心,失去了约束之后身形急速膨胀,再度化为体长九丈的庞然大物,与此同时催生巨大骨翅,纵身发力,轰然升空。

待得吴中元抬头上望,穷奇已经凌空转向,往北疾飞而去。

“吴荻,过来接我。”吴中元提气发声。

听得吴中元呼喊,吴荻急忙控驭金雕前来接应。

片刻过后,金雕载着吴荻来到,吴中元提气拔高,落到金雕背上,“走,往北去。”

“成功不曾?”吴荻急切追问。

“目前还不好说,”吴中元言罢,转身冲吴白夜和老瞎子所在的位置高声喊道,“吴白夜,我们二人前去追它,你护送相国先回有熊。”

“领命。”吴白夜大声回应。

吴中元和吴白夜一呼一应之间,金雕已经向北飞出了十几里,飞行速度可谓风驰电掣,但是与穷奇相比还是差了不少,此时穷奇已在数百里外,只能隐约看到一个黑点儿。

“它飞的太快,我们追不上的。”吴荻说道。

吴中元摇了摇头,“不碍事,我已经与它七窍连通,不管它飞去哪里,我都能找到它。”

听得吴中元言语,吴荻疑惑看他,她自己也是巫师,自然知道七窍灵通俘获的坐骑和扈从会绝对服从主人。

吴中元知道吴荻在想什么,便解释道,“我已经俘获了它,但它气性太大,不愿受制于人,故此恼羞成怒,气急发狂,我若强加约束,它怕是会气急身亡。”

“可以尝试安抚。”吴荻建议。

吴中元再度摇头,“没用的,我刚才试过了,它现在怒火中烧,满心戾气,连它自己都控制不住,我又岂能平息安抚。”

吴荻皱眉点头,似吴中元所说的这种情况怕是没有任何巫师遇到过,正常情况下只要巫师与坐骑连通了七窍,巫师就可以左右坐骑的情绪,吴中元无法左右穷奇的情绪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那就是穷奇的元神比吴中元的元神强大,至少在发怒的时候比他的元神强大。

身为施法者,吴中元比吴荻更加忧虑,此时的情况就像驯服烈马,这根缰绳虽然套上了,但烈马气性太大,不服管教,如果勒紧缰绳强加约束,后果很可能是将这匹烈马给活活勒死。

穷奇乃上古第一凶兽,如果先前不是诱骗误导,趁虚而入,他根本就没有俘获的可能,而今好不容易与穷奇建立了心灵感应,他如何舍得轻易放弃。

“它现在何处?”吴荻举目远眺。

“北方六百里外。”吴中元随口说道,此时穷奇已经不见了踪影,但他能够清楚的感知到穷奇所在的位置,穷奇仍然在向北移动。

“六百里?”吴荻好生惊讶,“此物怎能飞的如此快速?”

吴中元摇了摇头,他也是第一次与穷奇接触,对此物并不是非常了解,不过有一点他能确定,那就是穷奇的移动速度是可以超越音速的,因为音爆这种现象只在超过音速的时候才会出现。

“它能否快过青龙甲?”吴荻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吴中元想的也正是这个问题,他曾经控驭青龙甲与心月岛的黑衣老者伴飞同游,那时他是将青龙甲催到极速了的,回忆那时的情景,再与穷奇的速度进行比较,最终得出一个不是非常精准的答案,“速度快到一定程度是很难详加比较的,不过我感觉它的速度不逊于青龙甲。”

回答了吴荻的问题,吴中元这才想起吴荻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透着小心翼翼,略一沉吟便明白了她何以如此,吴荻问穷奇能否快过青龙甲,是想确定穷奇能否追上黎泰,而这个问题本身就是对黎泰反叛的一种假设,吴荻担心他会怪责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

想到此处,便出言说道,“我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,倘若他们再有不臣之心,噬主反叛,那就新账旧账一起算,诛其九族。”

见吴中元并无怪责之意,吴荻心头大轻,浅笑说道,“气话你说过好多次了,你何曾真正诛过?”

“那是没被逼到那个……”吴中元说到此处话锋急转,“它停下来了。”

“位于何处?”吴荻急问。

“饮马河下游。”吴中元静心感知。

“可是去了北关?”吴荻问道。

听得吴荻言语,吴中元急忙感知定位,随即倒吸了一口凉气,“它真去了北关的黑水潭。”

吴中元话音刚落,吴荻便送出意念神授金雕竭力加速,如果啰嗦发问,吴荻也就不是吴荻了,穷奇此时已经气急发狂,前往北关无疑是与玄武打斗去了。

先不管穷奇为何会去寻玄武打斗,只说后果,玄武老迈,已是日落西山,风烛残年,万一被穷奇打杀,北关就会失守,妖族就会脱困。

待得金雕唳叫加速,吴荻方才出言问道,“穷奇为何会去黑水潭?”

“不清楚,”吴中元摇头,“它现在气急发狂,一心只想厮杀宣泄,可能这方圆千里只有玄武与它势均力敌,堪为对手。也可能它之前就与玄武有仇,狂怒之下又想到了它。”

“打起来不曾?”吴荻又问。

吴中元送出意念,感知穷奇的情绪,穷奇此时仍然处于愤怒和气堵状态,如果打起来了,就不会感觉窝心气堵了。

“暂时还没有。”吴中元摇头说道。

虽然心急如焚,但赶去黑水潭总需要时间,吴荻知道急也没用,此外她也很清楚倘若到了生死关头,吴中元可以控制和约束穷奇,“穷奇的戾气可会影响你的心性?”

吴中元摇了摇头,转而又点了点头,“它虽然元神强大,凶残嗜杀,却终是扈从下属,不得反客为主。不过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无人能够不受他人和外物的影响,我也不例外。正所谓与小人交,如入庖鱼之肆,久而不闻其臭。与君子交,如入幽兰之室,久而不闻其香。若是频繁感受它的暴戾之气,潜移默化之下我也难免受其影响,会少仁和而多肃杀。”

“哦。”吴荻轻轻点头。

金雕疾速向北的同时,吴中元一直在感知穷奇的情绪,他很担心穷奇的憋闷气堵会突然消失,因为这种憋闷的情绪一旦消失,就是说明穷奇跟玄武打起来了,且不说孰强孰弱,穷奇既然敢去,就说明它不怕玄武,万一把老迈的玄武给杀掉了,直接就将妖族给放出来了。

但与此同时,他又担心继续憋闷气堵会伤及穷奇心脉元神,这可是一件足以与四大神兽抗衡的大杀器,而且现在这件大杀器的控制按钮还在他的手里,万一气死了,他势必抱憾终身,这可比现代人与五百万失之交臂还要遗憾百倍。

金雕风驰电掣,没过多久便赶到了黑水潭附近,此时穷奇正在黑水潭上方扑打冲撞。

吴中元早些时候曾经来过黑水潭,那时他便发现潭中黑水多有异样,虽然漆黑如墨却月下反光,当时老贰还试图往谭中抛扔石块儿,被他给阻止了。

事实证明黑水潭里的黑水并不是水,而是一种黑sè的特殊液体,此时谭中黑水已经封冻,用封冻来形容实则并不精准,还是液态,只是变的极为坚硬,穷奇此时就站在变硬的黑水上,一边怒吼咆哮,一边高仰急落,用两条粗大的前肢重击水面,虽然不曾击破水面,却搞的水潭四周地动山摇。

“这黑水是何事物?”吴荻疑惑求解。

“我也不太清楚。”吴中元摇了摇头,上次他来的时候是跟姜南等人同行,吴荻并不在场。

“谁?”吴荻突然转头四顾。

吴中元不明所以,也随之疑惑张望,但四顾之后却并未发现异常。

“有人在与我说话。”吴荻说道。

吴中元尚未接话,吴荻又道,“它自称玄武。”

吴中元虽然意外,却也不是非常意外,因为四方神兽都有传音的能力,玄武此前也曾经传音于他,不过令他意外的是玄武为什么不传音于他,反而与吴荻说话。

而吴荻接下来的话也解了他心中疑惑,“它让你断了与穷奇的七窍连系。”

吴中元闻言,急忙如言施为,与穷奇的感应一断,玄武的声音随即传来,“你竟以七窍灵通降了这头疯狗?”

玄武的声音很是中性,不辨男女,但此番玄武的言语之中透着强烈的震惊和不敢置信。

就在吴中元思虑应该如何接话之际,玄武的声音再度传来,“速速带走,莫要让它自这里狂吠撒泼。”

吴中元现在是穷奇的主人,穷奇惹祸,主人得负责,“扈从蠢笨凶蛮,惊扰了尊上,还请尊上大度宽容,我也是刚刚降得此物,而今它气急败坏,怒火攻心,若是再加约束,怕是会当即气死,尊上博学广见,可有安抚之法指点一二?”

“此物大凶,气死也好。”玄武言语之中透着强烈的厌恶。

“尊上所言极是,”吴中元说道,“然大难将近,人兽不安,此物还有些能耐,就此死了甚是可惜。”

吴中元言罢,玄武没有立刻传音,等了片刻方才再度开口,“这疯狗欲求不满,阳亢难平,故得癫狂暴躁,发疯乱咬,你只诓它带它寻亲求偶,它自会随你去。”

听得玄武传音,吴中元眉头微皱,半信半疑,再想求证,玄武已经断了与他的感应连系。

且不管是真是假,死马只当活马医,意念送出,感应穷奇,“莫生气,我带你寻偶去。”

正所谓心病还须心药医,玄武的指点非常对症,感知到吴中元的意念,原本狂躁发怒的穷奇竟然瞬间平静了下来,歪头侧目,回应情绪。

情绪是很抽象的,若是具体到言语,它想表达的情绪应该是“在哪儿?”

“走,我带你去……”

看网友对 第五百五十四章 疯狗 的精彩评论